乐勺🌱

EMPIRE OF ANGELS



脑洞产物,听着歌就想到的故事
请配上歌曲享用,就是标题的那个
小仙女们勿喷∠( ᐛ 」∠)_
干货上线

————— 干货分割线 ——————


遥远的钟声响起
孤独的王宫里有一位孤独的国王
他坐在王座上,思绪不经意间飘回到了
二十年前的时光里……


二十年前 议政厅

高大的国王正和一群大臣们商讨关于邻国放话进军的事情。国王正在烦恼,他应不应该迎战。

最终,主战的大臣们胜利了。他们决定紧急筹备两个月后,由国王带领军队出征。

悄悄躲在议政厅门口的年轻的王子听到了这一切。在会议结束后,大臣们散去。国王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他和王后的寝宫时,意外的看见自己唯一的儿子正在房内坐着。

国王问王子为什么不回自己的寝室,好好休息而是在这里失礼地坐着。

王子没有选择婉转的方式,而是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上阵杀敌的愿望。

国王十分气愤。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战争很恐怖,国王不希望自己疼爱的儿子会在残酷的战场上受到伤害。拒绝了王子。

但是,王子态度的坚决最终让国王点头了。

坐在战马上,王子回头看向自己王国的士兵,心中仿佛燃起了一把火一般,充满了战意。他,微微仰起头,感受着空中飘浮着的凛然正气。

战斗开始了

王子丝毫没有感到害怕,他举起锋利的剑,驾着飞驰的战马。一个又一个敌人倒在他的剑下。

一个又一个

可是,王子终究还是感到疲倦了。他的剑法不再那么敏捷,他的姿态不再那么优雅。王子身上,也多出了大大小小十几个伤痕。

输了

王子看见自己王国的旗帜倒下,清晰的意识到。他不免有些茫然地张望,渴求找到自己的父亲。突然,王子看见了一个倒下的身影。

一个伟大的国王倒下了。

这是王子第一次感觉到全然的无助感。他翻身下马,颤巍巍地跑向他父亲的身边,玩命的呼叫着正在狂奔的御医。

王子感觉有人把他拉了起来,替他检查伤口。

医官试图掰开王子紧紧握住的手。

是了,慌乱中,他也依旧攥紧手中属于国王的头盔。

看着不远处的,父亲的尸体,王子心中感觉被一种不明的感觉笼罩着。

国王的贴身的侍卫长走过来,用力的按了按王子的肩膀。王子仿佛被触动了心底的某个开关。忽然双膝跪地,朝着被乌云笼罩着的天空,大喊了一声。

父亲离去的悲痛

国家将亡的愤恨

王子好像将他自己的生命,千千万万个士兵的生命都放在这一声呐喊中。仿佛在以这些向天上冷手旁观的神祈求。

可是,世上是没有神的。

王子睁着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漆黑的静默的天空。

天空没有一丝变化。

王子慢慢地低下头,取下自己的头盔,再慢慢地戴上国王的。

王子抬起头,将手边的剑举向天空。

剑指苍穹 马纵荒野

倒下的战旗重新竖起,消散的战意重新燃起,垂头的士兵重新站起。新的国王骑上战马,用自己的行动证明,这个王国没有倒下。

年轻的国王挥舞着手中的剑,拼在最前线。士兵们不顾流血,不顾伤势地向前冲。他们的身前是代表着忠诚和荣耀的旗帜,他们的身后是代表着温暖和希望的国民。

这一刻,号角响起。

所有的人心中就只有一个目标。

保家卫国,奋勇向前。

就如同所有的佳话一样。心中充满着希望的一方赢得了胜利。

年轻的国王再一次翻身下马,心中翻腾的战意久久无法散去。他笑了,笑得肆意又张狂。



他笑了,笑得哀愁又无奈。

请原谅一个孤独的国王无法笑的肆意又张狂。年幼的宫仆们不能理解国王的孤寂,因为他们没有见过下令杀死谋逆的将士们时国王的痛苦。

孤独的国王起身,向着皇宫深处走去。他的身后悠悠的响起………



       æ®‹é˜³æ–œ 草木萧

苍茫茫旧时感怀

  忆往昔 英雄去

汤汤乎大江不改

  青春壮 河山远

路漫漫征途犹在

  歌激越 岁峥嵘

   千秋岁功名何载

  胸中丘壑 不凭楼台

  万分意气 恰少年来

  剑指苍穹 马纵荒野

  云天无际 黄崖水拍

  青春壮 河山远
  
路漫漫征途犹在

  歌激越 岁峥嵘

千秋岁功名何载

  残阳斜 草木萧

苍茫茫旧时感怀

  忆往昔 英雄去

汤汤乎大江不改

  青春壮 河山远

 è·¯æ¼«æ¼«å¾é€”犹在

  歌激越 岁峥嵘

 åƒç§‹å²åŠŸåä½•è½½

  千秋岁功名何载












九型人格序


•有私设!OCC 严重!( ̀⌄ ́) 有原创人物


(黄濑混血,父母早逝,和小赤司是表亲,爸爸家里是贵族,汤姆苏)希望仙女们不要嫌弃∠( ᐛ 」∠)_


•cp:青黄 板车组 火黑 紫冰


千万不要被我的序给骗了,真的是黑篮同人文,真的真的

话不多说上干货




九型人格序
23:37pm 法国罗什福尔市郊区罗什福尔家族庄园 

        这是小雷诺第36次独自给主人们道晚安。自从上个月老雷诺完成带领他进行这个工作100次后,他就开始担任起了这份有点无聊又累人的活儿。(唯一的乐趣就是可以以管家的身份“命令”精力充沛的少爷小姐们关灯上床睡觉)小雷诺轻轻地关上罗什福尔家族第十五个小主人的房间门,叹了口气,拨弄了一下走廊窗台上在月光下显得格外娇艳的百合花,朝前步向小少爷的房间。 


       åœ¨ç¦»å°å°‘爷房间大约十步远的地方,小雷诺的身影顿了顿。他看见房间的门没有关上,于是迟疑的推开门后,往精致的红木鞋柜上看了一眼。 


     å¥½å§ï¼Œæ²¡æœ‰è½¯å¸ƒéž‹ã€‚


        å°é›·è¯ºè®¤å‘½åœ°èµ°å‘庄园外的喷泉旁,提着灯寻找着一个小小的男孩。 “亲爱的小主人,你又怎么啦?”小雷诺轻易地发现了夜色中十分显眼的金发男孩,算不上温柔的揉了揉他的脑袋。男孩转过头,瞪了一下小雷诺。小雷诺借着镂空古典电灯那昏黄的灯光,看到了男孩金棕色的眼睛,不禁愣了愣。 


       â€œå•Šï¼è‰¾å°”你怎么又叫我主人啊,好奇怪。还有我明明伪装做得很好了,你怎么还是发现我没有睡觉的?”男孩躲开小雷诺的手,拿起镂。花灯,就开始玩。 “对不起,英俊的维克托,罪恶的艾伯特又一次忘记了他的誓言,耶稣在上请原谅我这个愚人。但即使如此,我还是要问一下,维奇,怎么了又不睡?在这样的话,我就会考虑采取措施,比如禀报给公爵夫人什么的。”小雷诺一如往常地和他的小主人兼好朋友维克托·å¾··ç½—什福尔说着俏皮话,但他却没有得到一如往常的回应。 


       ç»´å…‹æ‰˜åœ¨å°é›·è¯ºè¯´è¯æ—¶ï¼Œæ‚„悄地将眼睛注视的方向移向了远处的树林,嘴角肉眼可见的向下撇。小雷诺不再说话,低头看向这个比自己小五岁像向日葵一样的孩子。小雷诺发现维克托的眼睛里有一些他看不懂的东西。就这样,男孩看着树,男生看着男孩,镂花灯的灯光时不时地闪烁一下,霎时间,一切都仿佛浸在世界上最平静的夜间的海一样。 


       â€œè‰¾å°”,你说人死后,灵魂还会回来见自己爱的人吗?”维克托没有转过头看向小雷诺,依旧望向树林,轻轻地问。“不……嗯,当然会啦,人死后记忆中可能只剩下心中最爱的人了吧,所以当然会回来见爱的人啊。”小雷诺明显地顿了一下,随即又用轻快的语气说道。可维克托却将头低得更低了,双手紧紧地攥住镂花灯的手柄。小雷诺发现后,急忙把镂花灯从维克托手中拿开,自己抓着。然后又低头查看他的小主人那细腻又白嫩,一看就知道有多娇气的手有没有被镂花灯精致却也锋利的花纹划伤。

       ç»´å…‹æ‰˜çœ‹ç€å°é›·è¯ºä¸€ç³»åˆ—地动作,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扯住小雷诺的衣袖,声音沉沉地说:“艾尔,为什么我的父亲母亲会死?” 


       å°é›·è¯ºæŠ¬èµ·å¤´ï¼Œçœ‹å‘维克托,上上下下的全部看了一遍。“维基,你怎么了?”小雷诺把镂花灯放在自己的身侧,同时伸手揽住这个九岁的孩子,担忧地问。维克托没有回答,并把头靠在小雷诺的肩上,闷声哼了一下。 


       è¿‡äº†ä¸€ä¼šï¼Œä¹Ÿä¸ç®—太久,维克托抬起头凝视着小雷诺蓝灰色的眼睛,说道:“艾尔,我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失去我的父亲和母亲,真的很想。你会帮我吗?”

        小雷诺没有回答,他同样地凝视着维克托的眼睛,他从来没有感觉维克托的眼睛这么美过,在微弱昏黄的灯光下,金棕色的眼睛既像浓稠的蜜糖一样又像浩瀚的星空的光芒。

       å°é›·è¯ºé‡é‡åœ°ç‚¹äº†ä¸€ä¸‹å¤´ï¼Œç„¶åŽä»ŽèŠ±å›ä¸Šä¸‹æ¥ï¼Œå·¦è†è·ªåœ°ï¼Œå³æ‰‹æ”¾åœ¨å¿ƒå£å¤„说:“耶稣在上,艾尔·é›·è¯ºï¼Œç½—什福尔公爵家仆,以生命起誓,原谅一切奉献给您。我将谨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我的剑在这里,在我倒下前我将和它一起保护您。我的忠诚就是我的铠甲,为您流尽我的血。我的剑放在这里,我将牢记谦卑、荣誉、牺牲、英勇、怜悯、诚实、公正地美德。我将奉献我的灵魂和我的生命于公正之神的脚下。我的血将伴随着荣誉洒在战场上。我的剑放在这里,神祝福它永远锋利,除非他的主人低头,它将永不折断!”

       å°é›·è¯ºéƒ‘重地宣誓后,笑了一下,伸手将镂花灯提起,放到左膝前,揉了揉他不乱的黑发,说:“嘿嘿,没有剑,我用灯,上帝应该不会怪我吧。”维克托没有说话,只是象征性的用手在小雷诺的右肩上拍了三下,以示主人的认可。 


       14岁的艾尔·é›·è¯ºå‘九岁的维克托·å¾··ç½—什福尔宣了忠诚。在那个时候,骑士的忠诚对于小雷诺来说就如同一个烟雾缭绕的林间小路,看不清,摸不透。

        三年后,17岁的艾尔·é›·è¯ºçš„林间小路上的烟雾被维克托的一句话吹散。


       é‚£å¥è¯å°±æ˜¯ 


       è‰¾å°”,我相信你的忠诚


       ç”·å­©çš„身影渐渐模糊,步向遥远又陌生的东方国家——日本。 


       å°é›·è¯ºçœ‹ç€é€æ¸çœ‹ä¸è§çš„飞机,目光不知为何被天边的七色彩虹所吸引。 


        赤红黄绿青蓝紫 


        喔,还有一块透着金色光芒的云彩。